请百度搜索 淮南市玉诚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关键词找到我们!

法律咨询 交通事故 婚姻家庭 淮南市玉诚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经典案例

陈国八与陈天江、淮南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淮南市开元置业有限...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1/16     浏览次数:    


  安徽省淮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皖04民终30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天江,男,1969年4月17日生,汉族,无固定职业。

  委托代理人:刘德成,安徽衡威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向阳,安徽智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国八,男,1964年1月20日生,汉族,无固定职业。

  委托代理人:陈从玉,男,1977年7月7日生,汉族,系陈国八所在村民委员会推荐的公民。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淮南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路,组织机构代码15025248-1。

  法定代表人:李辉,该公司总经理。

  原审被告:淮南市开元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安徽省淮南市广场小区5号楼裙楼,组织机构代码71399646-9。

  法定代表人:钟华来,该公司总经理。

  原审被告:钟华训,男,1966年5月29日生,汉族。

  上诉人陈天江因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12月23日作出的(2015)田民一初字第027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3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4月8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陈天江及其委托代理人刘德成、陈向阳,被上诉人陈国八及其委托代理人陈从玉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淮南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工建筑公司),原审被告淮南市开元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开元置业公司)、钟华训经本院传票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陈国八一审诉称:开元置业公司将位于淮南市田家庵区金色河畔项目工程发包给陈天江承建,陈天江又招用陈国八等人从事泥工工作。2014年4月28日,陈国八及其他工友在工地修搅拌机时,因开元置业公司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不知谁开动搅拌机使陈国八的脚被搅拌机的齿轮压伤。后陈天江将陈国八送往解放军一零五医院住院治疗。出院后,陈国八委托安徽朝阳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等级以及“三期”进行了鉴定,又委托安徽世平司法鉴定所对后续治疗费用进行了鉴定。双方之间就赔偿事宜未达成一致,陈国八提起诉讼,要求判令陈天江、开元置业公司连带赔偿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合计192727.20元,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陈天江一审辩称:1、本案属于劳动关系纠纷,陈国八与建工建筑公司是劳动关系,建工建筑公司应对陈国八承担工伤赔偿责任;2、陈国八并不负责搅拌机的维修工作,即使陈国八和陈天江之间存在雇佣关系,陈国八的活动也超出了雇佣活动的范围;3、陈国八的部分诉讼请求不合理。

  开元置业公司一审辩称:1、陈国八诉状所称与事实不符,开元置业公司是工程的发包方,并未直接将工程发包给陈天江承建,而是发包给建工建筑公司,而建工建筑公司有建筑工程资质,对于该工程如何发包给陈天江,开元置业公司并不知情;2、本案案由应为侵权纠纷。从陈国八诉状可以看出,陈国八并不是维修工,陈国八受伤并非在工作期间。同时,陈国八诉称有人开动了搅拌机,应查出具体侵权人,并追加为被告承担侵权责任;3、陈国八诉请的各项赔偿中有不合理的部分。

  建工建筑公司、钟华训一审共同辩称:1、陈国八诉状所称与事实不符。陈国八对其自行修理搅拌机的行为应当承担过错责任;2、建工建筑公司在发包给陈天江时,已明确告知从事专业的技术维修及建筑工地的工人应具有相应资质,同时要求持证上岗。因此,建工建筑公司无过错;3、陈国八诉请部分过高,应依法调整;4、本案按陈国八诉状自认事实,造成陈国八受伤的直接原因应是他人开动搅拌机所致,本案应定为侵权责任纠纷;5、钟华训是建工建筑公司的工作人员,履行的是职务行为,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查明:2013年2月21日,开元置业公司与淮南市建筑工程总公司(以下简称市建总公司)订立合同,约定将金色河畔项目2#商住楼、3#、4#住宅楼的工程(设计施工图纸所含全部内容)发包给市建总公司承建。市建总公司后变更为建工建筑公司,钟华训系建工建筑公司员工。2013年3月1日,钟华训与陈天江签订一份“班组协议书”,约定将金色河畔项目2#商住楼、3#、4#住宅楼自开工至主体结构及装饰完成过程中的全部泥工工作发包给陈天江。2014年4月28日,陈天江的雇工陈国八在项目工地上维修搅拌机时,因他人突然开动搅拌机致陈国八的右脚受伤。后陈国八被送往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门诊治疗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零五医院进行住院治疗,经诊断为右足毁损伤,2014年6月23日出院,实际住院56天。陈天江在陈国八治疗期间垫付了门诊费用和住院治疗费用共193855.20元,并给予陈国八相关费用5500元。2014年12月3日,陈国八委托安徽朝阳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残程度以及误工、营养和护理期限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为:陈国八伤情构成两处九级伤残、一处十级伤残;误工期210-240天、营养期150天、护理期90天,住院期间应有伙食补助。2015年3月38日,陈国八又委托安徽世平司法鉴定所对后续治疗费用进行评定,鉴定意见为:后期手术费用约需16000元。因赔偿事宜双方未达成一致,陈国八于2015年6月2日以陈天江和开元置业公司为被告提起诉讼,要求连带赔偿后续治疗费16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680元、营养费4500元、护理费9090元、误工费23000元、伤残赔偿金119227.2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交通费1630元、鉴定费2600元,合计192727.20元。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一审法院依陈天江的申请,追加建工建筑公司和钟华训为本案的共同被告参加诉讼。

  另查明,建工建筑公司的经营范围为:房屋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建筑装修装饰工程专业承包(暂定)贰级,建筑幕墙工程专业承包叁级,土石方工程专业承包叁级...(以上经营范围凭资质证书经营)。

  一审归纳本案争议焦点为:陈国八因受伤造成的损失由谁承担,如何承担;陈国八主张的各项诉请是否合理。

  针对本案争议焦点,一审评判如下:

  关于陈国八受伤造成的损失的责任承担主体。一审认为:雇员在雇工活动中受伤害的,雇主应该承担赔偿责任。经查,各当事人对陈国八系受雇于陈天江的事实没有争议,但各被告认为陈国八超出了雇工活动的范围而导致受伤。结合本案的证据,可以证实陈国八受雇于陈天江具有较长的时间,在平时的雇工活动中遵照陈天江的指示从事工地水泥的搅拌工作,在搅拌机遇到简单的机械故障时也予以维修,对此事实陈天江是知情且默许的。由此可以证实,事故发生当天陈国八维修搅拌机的工作并没有超出雇工活动的范围。各被告答辩称陈国八所受伤害系由第三人侵权造成,应由第三人承担一定的责任。根据法律规定,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故陈国八请求雇主陈天江承担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开元置业公司将相关的工程发包给具有相应资质的建工建筑公司,符合法律规定,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建工建筑公司和陈天江均未提交相关证据证实陈天江具有相应的建筑工程资质,建工建筑公司将金色河畔项目2#商住楼、3#、4#住宅楼泥工工程分包给陈天江,应对陈国八受伤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钟华训作为建工建筑公司的工作人员,其履行的是职务行为,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建工建筑公司承担,钟华训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

  关于陈国八诉请的具体赔偿事项是否合法有据。一审认为:根据安徽世平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陈国八约需16000元的后续治疗费用,各被告没有提交证据来证实此鉴定意见具有不合法和不合理之处,后续治疗费依法予以支持;陈国八实际住院56天,住院期间应有伙食补助,住院伙食补助费1680元(30元/天×56天)依法予以支持;根据安徽朝阳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陈国八的营养期为150天,营养费4500元(30元/天×150天)依法予以支持;陈国八经鉴定护理期为90天,护理费9090元(101元/天×90天)未超过法律规定,依法予以支持;结合陈国八提交的姚南社区居委会证明、房屋出售合同书以及陈国八长期受雇于陈天江在城镇的建筑工地上打工的事实,可以认定应按照城镇标准对陈国八受到的损失进行赔偿,陈国八要求赔偿伤残赔偿金119227.20元计算有误,调整为102336.68元(24839元/年×20年×20%×(1+2%+1%)];陈国八长期在建筑工地上从事相关的工作,对于其要求按100元/天计算误工费,未超过法律规定,予以支持。结合陈国八的伤情和鉴定意见,酌定陈国八的误工期为230天,误工费为23000元(100元/天×230天);陈国八构成两处九级伤残和一处十级伤残,其要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5000元,酌情调整为14000元;对于陈国八诉请的交通费1630元,酌情支持280元。上述各项费用共计170886.68元,扣减陈天江已经给付的5500元,应为165386.68元。

  综合上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二款、第十七条第一、二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陈天江赔偿原告陈国八后续治疗费16000元、护理费9090元、营养费45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680元、误工费23000元、伤残赔偿金102336.6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4000元、交通费280元,合计170886.68元,扣减其已支付的5500元,还须赔偿165386.68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二、被告淮南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对上述赔偿款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被告淮南市开元置业有限责任公司和被告钟华训在本案中不承担赔偿责任;四、驳回原告陈国八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155元,减半收取2077.50元,由陈国八负担284元,淮南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陈天江共同负担1793.50元;鉴定费2300元,由淮南建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和陈天江共同负担。

  宣判后,陈天江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适用法律错误。陈国八提供的劳动是整个工程的组成部分,并间接接受建工建筑公司的管理和领导,成为该建设工程的劳动者,从而与建工建筑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四条、《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及《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的规定,本案的责任主体应为建工建筑公司。二、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即使认定陈国八与陈天江之间系雇佣关系,本案责任主体也不是陈天江。陈国八是因为维修搅拌机受到伤害,该搅拌机系建工建筑公司所有,事发当时陈天江并不在现场,未指派陈国八维修搅拌机。陈国八维修搅拌机的行为不属于雇佣活动,是其个人行为,属于义务帮工,受益人是建工建筑公司,陈国八的损失应由建工建筑公司赔偿。三、陈国八明知自己无相应维修资质,在无人授意和指派的情况下维修搅拌机,导致事故发生,其自身具有重大过失,应承担部分责任,一审未认定其过错责任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驳回陈国八对陈天江的全部诉讼请求。

  陈国八答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陈天江上诉请求不能成立,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判。

  建工建筑公司未作答辩。

  开元置业公司、钟华训未陈述意见。

  双方当事人所举证据与一审相同,相对方质证意见同于一审,本院认证意见与一审一致。

  本院二审查明事实与一审相同。

  根据双方当事人上诉与答辩的理由,本院归纳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审对责任主体的认定是否妥当,陈国八自身应否承担责任。

  针对上述争议焦点,本院分析评判如下:

  关于一审对责任主体的认定是否妥当的问题。本院认为:劳动关系从法律意义上讲,是指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为其成员,劳动者在用人单位的管理下提供有报酬的劳动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关系,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之间具有隶属性。对于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是否存在劳动关系的问题,《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一条规定:“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本案中,根据已查明事实,建工建筑公司从开元置业公司处承包了金色河畔项目2#商住楼、3#、4#住宅楼工程后,将其中的泥工分项工程发包给陈天江施工;陈国八受雇于陈天江,为陈天江承包的泥工工程提供劳务,由陈天江对陈国八进行管理,支付陈国八劳务费用。由此可见,陈国八与建工建筑公司之间并不具备上述劳动关系成立的法律特征。因此,陈天江认为陈国八与建工建筑公司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一审认定陈天江作为雇主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以及认定建工建筑公司作为发包人,将工程发包给不具有资质的陈天江,应依法承担连带责任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陈天江上诉提出陈国八维修搅拌机属于义务帮工,经查,陈国八受雇于陈天江已有两年之久,在本案事故发生之前,陈国八亦曾有过对搅拌机简单的机械故障予以维修的行为,陈天江对此应是明知的,且使用搅拌机进行施工属于陈天江承包工程的施工内容。因此,一审认定陈天江对陈国八维修搅拌机的行为是知情且默许的,未超出雇工活动范围并无不当。陈天江认为陈国八擅自维修搅拌机完全是个人行为,属于义务帮工,应由建工建筑公司赔偿损失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陈国八自身应否承担责任的问题。本院认为:根据本案查明事实,陈国八受伤的原因是其在维修搅拌机的过程中,他人突然开动搅拌机致使陈国八右脚受伤,并非陈国八本身的维修行为导致其受到伤害。陈国八自身是否具有维修资质并不是其受到本起事故伤害的原因,不能据此认定陈国八在本案中具有重大过失。因此,陈天江认为陈国八在本起事故中有重大过失,应承担部分责任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基本事实清楚,判决结果并无不当。陈天江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负担方式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案件受理费3608元,由陈天江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李永

  代理审判员海涵

  代理审判员张靖洁

  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日

  书记员张跃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第一百七十四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审理上诉案件,除依照本章规定外,适用第一审普通程序。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在线咨询
热线电话:
18955429300

请扫描二维码访问手机站

[向上]
沙巴体育怎么玩_淮南法律咨询服务所